正规幸运28平台

当前位置:主页首页 > 工作职场 > 跳槽 > >

现在想想,跳槽去新造车的是真傻?

来源::网络整理 | 作者:管理员 | 本文已影响

虽然略微有点标题党,但这个设问我们希望直至本心:作为一名汽车企业的普通员工,在汽车行业下行与巨大变革并存的时代该如何选择?

我们专访了新老车企的十位汽车人,涉及研发、PR、销售等岗位,职级从一线员工、销售店长到中层干部,问了他们有关2020年的判断、对于自己职业生涯的预期,以及如何看待去新造车的朋友们…

希望他们的思考,能带给大家一些参考。

现在开始。

一、从未遇到的冲击

2020年的这一场疫情还没有结束,但对这一年的预期已然降到谷底。就汽车行业而言,长达十年的增长已经停止,而2020更是「南上加南」。

中国流通协会2月份的全国乘用车市场分析显示,整个二月全国广义乘用车的总销量是25.6608万台,相比去年同期下跌了78.6%。同时出现的是裁员或者降薪,譬如头部企业的大众,新造车的威马等等。

现在想想,跳槽去新造车的是真傻?

「其实降薪、裁员能省多少钱?现在做已经晚了,这是我们交的学费。」来自上汽某合资品牌大厂的刘华是接受我们专访的第六位汽车人。

对于这一轮的产业下行,无论是销量下滑还是降薪裁员,刘华都认为是「中国汽车行业从未遇到过的困难」。

在他看来,如果之前汽车人还不理解为何通用早早就在北美收缩,集中在皮卡,甚至从全球各地撤退的话,那么现在看,会发现通用这样做才是对的。

「通用等国际车企经历了多轮经济周期,已经有了自己的经营之道。」刘华说,但中国汽车企业并没有经历过,2019年的下滑、2020年的冲击、都是全新的。「当下最危险的,其实不在于少卖了多少车,而是摊子已经很大,卖车一旦陷于停滞,现金流会非常紧张,干耗的话,撑不了太久。」

现在想想,跳槽去新造车的是真傻?

这样的判断,带来的是预期上的变化,是无论企业还是个人的严重心理冲击。

「我相信凭我们现在的体量还能撑十年,但十年之后呢?我们的职业生涯怎么延续?」刘华说,这个话题已经是他们中层干部在广泛讨论的话题。

二、大船是怎么漏水的

刘华所说的冲击大致可以描述成:无论是国企还是合资品牌,汽车人在面对这样的衰落和转变时,开始产生了焦虑,并开始思考以前从未思考过的「大船是否会沉?」,以及「我怎么办?」的问题。

有人认为,国企、大平台是王道。譬如黄勇,广汽新能源的工程师。

「我现在还是看平台,在广州,我们这个平台还是最大,在风口浪尖中是最稳定。」黄勇说,相关裁员、上汽大通降薪的通知他们也看到了,也觉得2020年无疑是汽车行业的寒冬。

但他同时认为,这个时期过去后,会迎来一个新的发展机遇:变革会提前,产业洗牌会加速。

现在想想,跳槽去新造车的是真傻?

「有危就有机,这对广汽是个机会。实事求是的说,广汽自主品牌以前并不是国内品牌的第一梯队,但我觉得2020年会是一个广汽踏入第一梯队的机会。」

跟黄勇想法类似的还有广汽新能源某4S店的店长阿肥。阿肥是我认识多年的朋友。「广汽是实业,不会像2008年时的泡沫。对吧,你知道的。」

阿肥认为,如果广汽都做不下去了,就没有其他品牌能做下去。广汽底子厚,有广本有广丰,除了汽车板块还有其他板块,是有资金支撑的。「做新能源,我不会换其他品牌,除非国家政策发生变化。」

现在想想,跳槽去新造车的是真傻?

来自沃尔沃某品牌的David,则跟黄勇和阿肥的想法不同。

David说自己从入行开始就没在特别稳定的车企做过,一直是非常态的「战斗状态」。

因此在他看来,很多国企或者合资品牌其实都是时代的产物,是红利时期发展起来的,并没有经历过严苛残酷的战斗。这样的过往,会让它们很难撑过这样的寒冬。譬如,「PXX,肯定死定了。」

对此,刘华也有自己的思考。

在专访中,他谈及了蔚来,认为蔚来并不是车造得有多好,而是它的运营方式、运维模式(包括特斯拉在内),跟传统车企是完全不一样的。

「这就是诺基亚和苹果的区别。但是,要求传统汽车品牌从诺基亚转变为苹果却是不现实的。」

现在想想,跳槽去新造车的是真傻?

「大船漏水,你去堵上,会发现完全不是个人能够挽救的。你要不跳船,要不跟船往下沉。」

刘华说,他所在的公司不缺钱,也在做各种各样的尝试和折腾,有成功也有失败的。但此前就算失败了,譬如投资一个印度项目,在集团内还是能找到退路的。「大家抱着一腔创业热情,但之前不用考虑后果,失败后可以安安稳稳回来,如果没有了这个退路,怎么办?」

刘华觉得,一个公司大到一定程度后,一定会遇到体制的问题。譬如上汽曾经有一个很好的项目——「但原班人马离开公司后,也没有了以前的创新精神。」

因此,他觉得公司一旦大了,就很难转身,「没有办法在体系内部催生出创新项目,哪怕是Google也需要收购。通过不断抛弃旧资产、收购新资产,从而跟上时代。」

三、焦虑与恐惧:

焦虑,是我们跟刘华沟通时的一个主题。刘华说焦虑肯定都有,但也分人。

譬如,20多岁的年轻人不会多想,因为年轻是抵御风险最好的武器。快退休的也没什么好想的,安安稳稳就好了。但像他一样四十岁左右、有一定职位的中层骨干,「未来职业生涯怎么办」已经是他们迫在眉睫、必须去面对的问题。

但年轻人同样也有年轻人的焦虑。

现在想想,跳槽去新造车的是真傻?

Smith是广汽某田一位年轻工程师。他觉得「19年我去折腾,跳槽能拿到两倍工资。就算新公司不行了,找不到工作的几率很小,但今年跳槽,工资可能就是1.1、1.2甚至持平,而且失业了很可能找不到工作。」

所以,如果现在还有一个过得去的环境,他觉得应该再观察观察。只是,如果自己在公司已经快边缘化了,「那就没有办法了,这个肯定要折腾。」

「恐惧等于你的边界。」这是专访拜腾AUSTIN时,我们印象最深的一句话。

AUSTIN说自己在办公桌贴了许多便签,这句是他现在最喜欢的。在拜腾的三年,让他对这句话高度认可。

现在想想,跳槽去新造车的是真傻?


分享到: 更多

热榜阅读TOP

本周TOP10

白领跳槽看重培训发展机会

白领跳槽看重培训发展机会

全球著名人力资源咨询机构翰威特公司目前对1007家在亚洲设立业务的公司进行了调查,结果发现,在反馈的跨...